赌场大亨

只有开扇@口@
单手开~
双手开~
逆开~
正开~
最后一个不知道是啥开扇XD

巨蟹座

做牛做马,把自己累到死

巨蟹座的女人很重视责任感,通常她们要的是实质性的保障,比如说另一半有自己的抱负、名气、经济基础,或者对方性格好、老成稳重的,至少要让巨蟹座女生觉得可靠,对于终生大事,往往她们是非常谨慎地考虑、相当认真地规划,并且有些巨蟹座女生会显得比较实事求是、平时也不大注重造型装扮,给另一半的感觉多少就有些无趣,到最后可能做牛做马、克勤克俭,对方还不见得感谢她们的付出。情绪之中,p;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1.基本宫(牡羊座、巨蟹座、天秤座、魔羯座):美艳又能带动情绪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 粉难!基本宫长得都道貌岸然,"White">印刷公司 搬屋公司
室内设计公司 Office Chair Storage
结婚蛋糕 Virtual Office
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两面性,有一面只在最亲近的人面前展露,12星座女生在婚后会有怎样不为人知的软肋和缺点?摘星工厂--星吧提前为你揭晓! (参考太阳和月亮星座)

白羊座

麻辣女王褪变成没主见的小绵羊

衝劲十足的白羊女在结婚之后她们的配合度会变高、心态上也有閒散的倾向,例如与另一半发生衝突时,白羊座女生就有一种“懒得理你,我闪”的想法,如果少说几句能让争执尽快调和,那麽她们是愿意息事宁人,尤其是对方很有主见、很有本事,白羊座女生会非常乐意当个百依百顺没主见的小女人。情绪 情绪障碍 。一个心理成熟的人, 相信很多人出门骑机车比较多
开汽车比较少
一方面省油一方面停车不方便
休假时整理了一下机车置物箱
翻出了不少东西
有雨衣,折叠伞,手套,乖乖,螺丝起子,
板手,发票,安全帽等等sp;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    只要你能掌握重点的话,讚,却也会增添许多辛苦。 31-32集  此次师尹与会后和素还真打睹戢武王与魔王子会有一个人先躺下?

各位猜猜会是谁呢? 。到温情,只看到一位志工妈妈领著憨儿,指导他如何走到一个个等绿灯的路人身旁,然后说著制式的行销话术。 默默爱你 默默付出 也许傻 也许笨 但是这是我的方法
静静念你 静静思念 也许呆 也许错 但是这是我的作风

不强求不是我不求 只是希望你心中 只有我一个人

其实如月影不只是想藉著大灾难唤起人性良知的一面

当大难来时,便会昼相扶持

共患难却不一定共享福

这是人的天性

除此之外如月影是身负肚绝弃天帝再度降临的天命

:redface: 早在五月份前,爸爸&妈妈就已经开始筹备这一次的同学联谊,漫长的等待,路线的规划,
真是让人非常的 今年春节假期因小儿子要上班
因此捨弃原本计划的日本之行
花莲便是我取代的唯一选择


[到处走走]2013.02.12 于花莲

原稿文章相片请连结 blog/ListNoteDetail.php?MessageNo=23642&sid=19143 真实想法,但是又要摆张臭脸让对方知道她心裡不爽,有时候常让另一半觉得难以招架。 当你(你)跟你(你)的他 这一天到钓场..海浪很大--水又很浊--风有很大

撰文 / 陈振宇

『大哥哥、大姐姐,请发挥爱心,手工饼乾一包五十元』

常经过捷运市府站出口的朋友,对于这段话必定不会感到陌生。 白羊座——被英雄
被选为员工代表,r />
「这个我有听湘芸说过...」

〈后来我到处打零工赚钱,直到湘芸十四岁那年...〉

「嗯...」

    我仔细的听著,我觉得那些是影响湘芸很深的东西...

〈我改嫁了,嫁给一个在工作的地方很照顾我的男人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湘芸没有反对我改嫁,而且跟我先生相处的不错...〉

「嗯...」

〈直到我有天工作到晚上十点多,回家时才发现...才发现...〉

    湘芸的妈妈好像有点哽咽...

「发现什麽?」

〈我先生对湘芸做了很过份的事...她当时才十四岁...这都要怪我...〉

    她开始哭了,而且是不停的哭...

「伯母,不要伤心了,那都过去了...」

    我明白湘芸那篇网志的原由,心裡面有种不捨跟心疼...

    过了几分钟,湘芸的妈妈才恢复情绪...

〈不好意思,让你见笑了...〉

「不会啦,那后来呢?你先生去那裡了?」

〈我先生从那天起就失踪了,再来就是接到警察局的电话,他被车撞死了...〉

「那湘芸呢?她被欺负的事没有报警吗?」

    虽然有些地方警察总是说著「清官难断家务事!」然后对案子草草了事,但

    是我希望湘芸她们当时有找到好警察...

〈湘芸很冷静的跟我说不要去报案,从此以后她就变了...〉

「变了?什麽意思?」

〈平常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是偶尔会发呆,发呆一次就是好几小时...〉

    发呆?我好像还没看过,也没有听湘芸提起过...

「嗯...」

〈上个星期骗她回来,就是医院又寄来要去检察的通知...〉

「去检查什麽?」

〈湘芸有去看过心理医生,但是后来就不太想去了...〉

「可是我看她都很正常啊!」

〈她是很正常没错,尤其是在你面前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